炒股入门>股票书籍>但斌> 但斌:巴菲特就不应该买带轮子的股票

但斌:巴菲特就不应该买带轮子的股票

股票入门 但斌 2020年11月19日 但斌
但斌:巴菲特就不应该买带轮子的股票
 
 
投资还是比谁看得远,看得准。我比较认同林总(林园)说的一个说法,巴菲特先生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投资家,很少人质疑,林总质疑了一下,没有经受住挑战,勇于认错了,如果你管理好自己就不应该买带轮子的股票。在过去百年的历史当中,汽车、航空都是非常差的收益资产,所以说我们说买一笔投资要想的很远,遇到情况下才能更好面对。我们的决策最好是少决策,这是巴菲特先生告诉我们的,你最好少决策,疫情危机来的时候,你看这些伟大的公司碰到多少次的变迁,都能够穿越这样的变化。
 
 
做一笔投资,首先要考虑一个长期的变化,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包括百年一遇的疫情。我们说到底什么样的行业能够穿越周期、穿越变化、穿越重大的危机时刻,在人类过去一百多年可以记载的历史当中,我们看到的文献,真正能够穿越这样的变化,就是化妆品、医药品、烟草、食品加工、蒸馏酒,这次疫情的冲击,这些行业总的来说还是经受住了这次考验。无论是A股的医药企业还是食品,包括白酒这样的企业,都是纷纷创出了历史新高。有些行业包括在美股当中我们也是可以看到,包括亚马逊、ZooM,新时代的特斯拉新的商业模式,都是创出了更高的位置。
 
 
但斌:我们曾经在龙头白酒上犯过错误
 
 
最好的商业模式就是傻子都能经营的,换谁经营都行,这是最好的商业模式。你要说能够选择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好的领导,当然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另外,贵和便宜,不同公司每个人判断标准不一样。就以刚才林总说的两个公司说为例,片仔癀和苹果哪个贵?你说它是不是很便宜,每年还有几百亿的利润,片仔癀可能五六十倍吧,但是它从来没便宜过。医药股都是高举高打。包括恒瑞,我们说对于一个公司便宜和好坏,还有管理层,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运作体系,我们曾经在龙头白酒上也犯过错误,2007年动态101倍,静态是76倍,龙头白酒给你的教训,就不敢投医药的龙头企业,恰恰医药企业在高举高打十几年,便宜和贵,实践起来完全不一样。
 
 
但斌:银行股是沼泽地,赚钱不容易
 
 
银行是沼泽地,银行股能赚钱吗,也能赚钱,便宜吗?便宜。你那个投资和消费类公司投资,包括和医药类公司投资完全不一样。招商银行的管理层是不是很优秀,当然很优秀,每一届的管理层都很优秀,但是行业有时候决定了,这个东西在实践当中,说的都很简单,真正实践起来是非常复杂的。
 
 
但斌:后疫情时代“硬资产”值得长期关注
 
 
首先我觉得后疫情时代大概率会面对水漫金山的情况,为了控制疫情全世界都往市场里面注入大量的流动性,这个流动性大家现在是恐慌,稳定以后可能释放的流动性让大部分硬资产有一个比较好的回报。什么是硬资产呢?比如说吃喝玩乐的硬需求,未来不变的这些东西,这是非常好的选择方向。比较遗憾的是,这些方向已经是水涨船高了,大家还在恐慌,大多数公司都在创新高。最好的买入点是2月3号,这些硬资产还是方向,不是说一个阶段,也不是说一年,也不是五年,很可能是十年,长远方向的硬资产可以值得关注。
 
 
还有一些结构性的行业,比方说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这些也是涨的非常多。我们说疫情对很多行业是有影响的。这些行业当中的龙头企业,受影响小,甚至疫情影响到的一些行业当中的其他的企业都可能死掉了,剩了几家龙头企业,他们市占率更高,这也是一个选择的方向。我们可以看到,资金还是非常非常聪明的,这些龙头的方向选择,已经在进行了。如果你有心的话,可以看到这些方向的。
 
 
林园:巴菲特也是人,人要管理好自己是很难的
 
 
航空股这块本身占他的业务量很小。巴菲特主要的盈利来源还是他自己经营的实业,那个就占了8成。航空股这块二级市场买的比例不是很大。如果就像他说的,全部清仓股,他可能是通过一些大宗交易卖出去的。这个也是可能他有自己的考虑,不愿意沾这块了。我是这样想的,他毕竟是人,这个人要管理好自己是很难的,过后说什么都容易。
 
 
 
林园:巴菲特早期的理论很有道理,比如买赚钱机器
 
 
巴菲特早期说的那些东西,我们在实践中有这种感觉,就觉得他说得对,比如说要买一些赚钱机器,两个轮子的不能买等,都是有道理的。什么道理?生意上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作为投资人,我们就要投入一定,产出无限大。整天不断的投入,这样的企业就容易产生问题。航空这个买卖,要不断的添置新的飞机,这种商业模式就不符合价值投资理念。
 
 
林园:不理解巴菲特为什么要买苹果,想起来就觉得好笑
 
 
我们看巴菲特的投资,他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没有变,变的那一点点,对他也不影响。他是一个组合,我们不能光看一个点,那一点点东西对他影响不大,主要的投资还是坚持他的原则。我唯一不理解的就是,他为什么要投资苹果,我们看不清楚。我到现在也看不清楚,想这个问题,我觉得也挺好笑。
 
 
我见得太多了这种东西,摩托罗拉、IBM,都是风口上的企业,哪个不是,你说电脑改变人类的命运,那时候都是。我没有说苹果一定不好,这个时候我们再投资的话,要首先想到风险。
 
 
林园:注册制下95%的企业没有投资价值
 
 
注册制来了,它的核心意思就是去投资好的企业,形成一种优胜劣汰。来了以后自然就会改变供求关系。我们投资上只需要注意,接下来大家还是要把买入好企业放在第一位。大部分企业,我判断95%以上的企业,今天的价还是高价位,没有投资价值。
 
 
医药股就是优胜劣汰的过程,比如说我们判断未来15年、20年,它都是往行业龙头上集中,现在龙头不清楚,太多了。中国实际上现在不是产品供不应求,是过剩经济,太多了。如果老百姓看不清楚,还去投资过剩的产能,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林园:投资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外向型企业,很容易亏钱
 
 
疫情会对所有的行业都有影响,包括我们重点投的医药也有影响。现在这个点位我们觉得是适合投资的,你只需要把握住一些避开一些不确定因素。
 
 
这个时候投资是很容易亏钱的,为什么?本身由市场决定的,一些股票在创新高,一些股票还在下沉。我们的方法就是现在找一些弯腰捡钱的事,把风险控制死的事再去事。
 
 
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你去投,风险挺大的。这些企业受疫情的影响又是最严重的,有时候表面上看着,影响不是很大,或者一季度没体现出来,别忘了,外国的疫情现在还没结束,特别是外向型的企业。
 
 
翟敬勇:巴菲特清掉航空股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巴菲特清掉航空股是非常明智的做法。疫情蔓延到全球,这是没办法预测的,对全球的服务业打击也是没办法预测的,投资最核心的不是预测,而是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雷曼破产了,花旗接受了政府的债转股,美国市场整个行业出现危机,企业债转股,原有的持有股东会损失非常大。我想这也是巴老为什么把航空股清掉的最主要原因。
 
 
翟敬勇:要投资巨人品牌婴儿企业
 
 
 
我们要投巨人品牌婴儿企业,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只有这一类的公司会给你带来超额收益,而且这类公司会站在发展的时点上来讲,会给我们带来一个足够的回报。比如说最近,我们就拿大家争议比较大的像特斯拉,这个品牌在新的电动汽车智能汽车已经形成了非常强大的品牌影响力。你看去年特斯拉卖了36.7万辆,有点类似品牌和成长的关系。
 
 
我个人还是有一点觉得,在投资,在管理层这块,我是觉得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管理层诚信问题,是决定了一个企业的生死命运。国内闹的沸沸扬扬的一家互联网企业,老板跑到美国造车去了,在中国坑了多少中小投资人,我自己觉得在国内以前,我们是不太重视管理层的行为,但是你在香港,在美国特别重视,我自己觉得未来管理层的诚信应该是我们投资当中的首选。如果管理团队不诚信,再好的商业模式也不值得投。
 
 
翟敬勇:投资不需要太高深的决策,应该回归简单
 
 
对于普通人来讲,未来过十年你还喝不喝酒,吃不吃酱油、榨菜呢,这些公司品牌在这里,中国有这么大的消费市场,这些公司至少现金流能够保持非常好的状态。再加上每次危机各国政府都会大量印钞票,估值理所当然很难下来。最简单的决策也许是最好的,高难度的东西交给一些机构去做决策,可能是更好一点。
 
 
大部分的投资人来讲,像巴菲特这次讲,专门提到喜诗糖果,吃吃喝喝这一类的东西简单理解,投资实际上就又回到不需要做太高深的决策。大部分人实际上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看到了高科技,一些新的东西,不断去尝试,认为自己也可以,事实是非常难的。不如回归到简单的,我们现在看到,从我的观点讲,认为互联网3.0时代来了,像原来传统的行业,煤炭、石油、银行,可能很多的行业都不值得投了。
 
 
翟敬勇:要赚企业增长的钱,关注大众品牌公司
 
 
个人投资人在A股市场,尽可能投各个细分行业的龙头,龙头公司它是市场竞争出来的,是在实体经济竞争出来的,不是在二级市场竞争出来的,这类公司风险非常小,但总讲水漫金山这个事,货币超发。再过五到十年,现在比2月3号都贵了20%、30%,又怎么样呢?我们现在回过头,有很多好公司,100块钱买、150块买,现在涨高了,有多大的区别呢,没有多大的区别。
 
 
现在投资市场还是要赚企业增长的钱,这一轮给中国带来比较好的机会,有一些新兴行业,新崛起的龙头,可能会在A股市场形成一股新的旋风,这一类公司实际上需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背景,如果你没有专业知识背景,还是投吃吃喝喝,一些大众品牌的公司,风险又小,又适当抵御通货膨胀。
 
 
刚登峰:巴菲特的投资操作体现出对于商业模式的苛求
 
 
巴菲特投资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一些对商业模式的苛求。投资操作中,对于不同的个股,有一些止损了,有一些还在坚守。在投资企业的时候,每一个行业的竞争力、脆弱性是不同的。有的行业韧性跟其他行业比起来会强一些。对巴菲特来说,这个年龄还做出这样的判断,勇于承认社会的复杂性,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实上,巴菲特的观点是在不断地进化,并对投资原则是有一定坚持的,但或因为年龄的原因,基于自身的知识结构和能力圈,无法接触和了解所有行业的信息与知识。
 
 
刚登峰:喜欢价值创造型企业,不会仅仅因为便宜买股票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是价值创造型的企业。至于价格的便宜与否,从大家能接受的概念来说,我不太能接受仅仅为了便宜去买一个东西。比如说这个公司账上就值100亿,但目前股价是50亿,如果它没有分红等措施,我也不一定会买。
 
 
不考虑企业的持续性增长而单纯关注股价,这是不可取的。即便价格从50亿恢复到100亿,它的周期是多长呢?我不会纯粹为了便宜买一个公司,但是如果估值100亿的企业每年会分红20亿元,交易价格是100亿元的话,那就是20%的收益,这种类型的企业即便没有增长,我也可以考虑。
 
 
 
第二,通过价值创造来获得回报,价值创造可以体现在分红上,也可以体现在企业自身的成长上。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商业模式是一个维度,管理层是另外一个维度。就大部分的公司来说,它的竞争力或者价值创造的能力,一定程度上,体现在管理层的能力上。大部分企业的资产本身并不是十分具有壁垒的,重要的是管理层的整合、应用这些资产创造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获得更多的价值。
 
 
刚登峰:投资者应该赚自己能够理解的钱
 
 
A股市场经过长期的发展,上市公司已经不再是稀缺性资源,随着注册制的推进,以后可以想象的结果是,有一部分公司会慢慢得到大家的关注,而不是所有的公司。
 
 
第二,我想强调的是,我希望投资者能够赚到自己理解的钱。比如对于我自身而言,希望能够基于竞争力研究,赚企业创造价值的钱。我希望个人投资者投资的时候也能够了解到这些公司到底做什么,有没有什么优势,在综合评估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和研究企业竞争力的同时,确定预期收益目标。这也是在能力圈范围内做投资。
 
 
 
刚登峰:疫情对一些行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疫情,它是一个百年未遇,大家没有经历的事情。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们看到疫情对一些行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比如互联网新兴产业。就像我们这次的视频连线,以前很少采用线上会议的方式,而现在受到疫情影响大部分工作都在使用平台化的线上服务,这就还包括生鲜到家、教育在线等服务。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对于部分企业和行业而言,省去了一些宣传营销的费用,提升了市场的渗透率。
广告位
标签: 但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