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入门>炒股小说>操盘手札记> 操盘手札记【506】自以为是的正人君子

操盘手札记【506】自以为是的正人君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就算龙章车技不敌,就算他真的撞死了人,可最终的结果,怎么会闹到‘逼’着开庭……

    龙章无奈地笑了笑,十指紧紧的扣在一起。(好看的小说棉花糖-79-

    他的眸子,散发出凝肃的光,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深沉,意味深长。

    一个念头在薄安安的脑海中划过,她的双‘唇’颤抖:“是滕少桀,对吗?”

    “嗯。”龙章点点头。

    “是意外,还是……”薄安安甚至不敢往下继续说。

    “预谋,他的预谋。”

    龙章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在薄安安心里抹黑滕少桀的机会,更何况,这件事本就是他一手促成的。

    “……”薄安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为了‘逼’我说出你的下落,他也算是不折手段了,用钱买人命陷害这种事儿,竟然也做得出来。”他勾着‘春’,冷笑着,那眼神中,带了几分嘲讽。

    薄安安看着这样不动声‘色’的龙章,她的心里满是愧疚,她抿抿‘唇’,抑制住双‘唇’的颤抖,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龙章摇摇头,伸手,把自己有力的胳膊揽在她的肩上,轻轻拍了拍,说:“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这几天忙着工作的事儿,我已经很久没有给自己放个假了,趁着这个时候,我好好歇一歇。在这里陪着你安胎,把孩子生下来。事已至此,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时,黑暗的天空,月光‘射’下,皎洁如华,落在他的脸上,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有了一些明亮,似乎是在眷恋,似乎是在爱恋。

    或许,人的一生中,都要有一个这样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只求过程不问结果。与龙章而言,薄安安就是这个让他为之不顾一切的人。

    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这样护着自己,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总是如神一般降临,为她挡去苦难。尽管他的手段有些狠戾,但至始至终,都从未真正的伤害过他,他,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因为她的关系,现在的他,身上担负恶名,背负了一条‘性’命。

    薄安安的眼神有些恼怒。

    她没有想过,滕少桀为了‘逼’出他,竟然用这种方法,连人命都可以视作儿戏……

    她手中虽也有一条人命,但那是因为蓝正涛差点害死她,她杀了他,保全自己,却并非那种草菅人命的人。

    她的小腹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她伸手抚了抚那疼痛的根源,这里还有一条鲜活的生命,她更加能感觉到孕育一个生命是有多么的不易,也更加能体会生命的重要‘性’。

    滕少桀,我记不得我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如你所说,我们曾经真的很相爱,但是,现在,我一点都记不得,那些陌生的曾经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了司延的前车之鉴,我已经不敢全心全意的去信任任何一个人了。

    滕少桀,我们,日后的路,是在一起还是分道扬镳,我已‘摸’不清……

    她很安静。

    龙章就这样看着她,室内的灯光和天空的月华洒在她的身上,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辉,在这个深沉的夜晚,她显得那样光洁,耀眼,就像黑暗里的一颗星辰,亮亮的,闪闪的,让人想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她,追逐她。

    “安安,你怀着怀着,不要胡思‘乱’想,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一起去期待明天,不管是美好,还是坎坷,我陪着你。”

    面对这样的龙章,薄安安更加愧疚,她摇摇头,说道:“我累了。”

    “好。”龙章点点头,“那你休息,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直到龙章出去,直到房‘门’被他轻轻的关上,薄安安这才走进卧室,躺在‘床’上。

    看着室内那昏黄的灯光洒下,点点星星落在她的手上,头发上,她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滕少桀,

    想着想着,不知为什么,她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了那样一幅画面……

    在那个乌云黑压压的雨天,天空洒下漂泊大雨,一个小‘女’孩无助的跑着跑着,前方的道路很长,街上没有人群,没有车辆。

    后面好似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着她,她加快的脚步跑着跑着,雨水漫过她的脚腕,还在一点点上涨,她的脸上湿答答的,眼中满是恐惧,她害怕,所以要跑,仿佛要穷尽自己的一生去逃。

    天雷滚滚,她吓得哭出来声,还没有传出去多远,便很快被大雨吞没。

    那天的雨,很大很大,前所未有的大。

    她跌倒在路边,摔疼了膝盖,摔伤了手腕,她顾不得自己摔伤的手心,死死的捂着维多,一边哭泣着,一边努力的爬向路边,直到躲在房檐下,靠着那冰冷的石墙……

    雨,越下越大。

    天空一道闪电划过,将这个暗沉的夜彻底劈开,似乎割开了一个空间,放出了一只洪荒猛兽,奔跑着,咆哮着,喧闹着,不安着,躁动着。

    雷声轰隆隆响着,她蜷缩着,害怕的把头‘蒙’在手臂里。

    “哥哥,你在哪?呜呜,我害怕……”

    她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的双肩,一直这样说着,试图在这个冰冷可怕的夜里,传递给自己一丝温暖,但是,没有人来救她,她被抛弃了,就这样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没有温暖,没有依靠。

    她的脑海很疼,那可怕而陌生的白团不断的冲击着他,似乎有什么东西都挣脱束缚爬出来,张牙舞爪的挠着她,撕裂着她的身体,撕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她痛苦的叫出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最终抵不过这样的痛苦,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依旧是不安的,彷徨的,错‘乱’的。

    晨曦,一缕阳光缓缓地‘射’入,柔和的光线带着安抚的力量,缓缓地落在不安的脸上。原本的昏暗,因为有亮光‘射’入,薄安安感觉微微有些刺目。

    她‘揉’‘揉’眼醒了过来。

    恰时,敲‘门’声响起,陈阿姨的声音响了起来:“薄小姐,你醒了吗?我熬了汤,您趁热喝点。”

    薄安安轻轻的应了一声:“阿姨,您等等。”

    她起身,拿过‘床’边的睡袍穿在身上,这才走到房‘门’前,帮陈阿姨开了‘门’。

    没想到,进来的人不只有陈阿姨,还有穿戴整整齐齐的龙章。

    看着面前两人整齐的模样,薄安安‘揉’‘揉’自己散‘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早啊……”

    龙章指指外面的阳光,说道:“不早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讨厌!

    薄安安这么自恋的‘女’人,此刻感觉自己的形象有些不太入眼,便对龙章说道:“你先出去一下,我收拾下自己。”

    龙章的手‘插’在‘裤’兜里,一派的淡定自若,看起来正经极了:“你随便收拾,我一定闭着眼睛不看你。你放心吧,我可是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

    薄安安在心里给他打了无数个问号。

    想到在‘迷’情的那个早晨,龙章对自己做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那……是正人君子的所为吗……再想到他把钟情、钟爱轰出皇城贵家的那天,他强行抱着自己坐在栏杆上,两两相对,还有了反应……

    咳咳,正人君子……

    不出去就不出去吧。

    她低头,检查了自己身上并没有不妥的地方,松了一口气,还好,不能‘露’的坚决不‘露’,该‘露’的也坚决遮住了一半。

    “薄小姐,先喝汤。”

    陈阿姨端来的汤,是她每天给薄安安熬的安神汤,传说,是龙章的母亲当年喝过的,所以才生出龙章这么优秀的儿子。

    虽然陈阿姨的说法有些牵强,但汤的味道确实清新,不甜不腻,所以薄安安也就没有纠正她的自以为是,更没有告诉她说,优秀不优秀,除了先天遗传,还和后天培养有关系。

    喝完汤洗漱完毕,龙章便带着薄安安一起去‘花’园散散步,

    跟着他走出了别墅,薄安安紧了紧身上的风衣。

    11月份的天气,万物开始萧条,秋风刮过,银杏树树叶哗啦啦的落了下来,金黄‘色’的树叶像一只只黄金元宝,铺在道路上。走在上面,就像走在金子上一样。

    龙章看着身边的‘女’子,细细的美貌被修剪成当先留心的一字韩眉,黑白分明的亮亮大眼睛,‘挺’拔的鼻子将她的五官衬得更立体,巴掌大的小脸上红润润的的嘴‘唇’那么可口。

    她今天未施粉黛,却比很多大明星都要漂亮。

    许是周围的环境太过寂静,薄安安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梦。

    梦中,那个小‘女’孩的情绪她感同身受,应该是她小的时候,那么,她叫着“哥哥”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滕少桀……

    想到这里,她便看向身边的龙章,试探的问道:“你认识钱心吗?”

    钱心……

    这两个字,让龙章的身体,冷不丁地一怔。

    有五年了,五年都没有一个人和自己说过这两个字了。如今,被薄安安说出来,他的心里,有一抹异样划过。

    难道……

    薄安安知道些了什么?

    他勉强维持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的安静着,他这样轻轻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突然问起她?”

    薄安安的眼中有一丝恍惚,或是在想些什么?他说,“有过人说过,我和她很像。”

    解释完,她又问:“你到底认不认识她?”

    龙章点点头:“她曾经是北京城炙手可热的当红模特,我相信全国人没有几个人不认识她。”

    “那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想到自己和钱心第一次见面情景,她抱着自己的大‘腿’死不撒手,让他待她回家,结果,第二天醒来,她就狠狠的给了自己一脚……

    按道理说,她应该是个被骄纵的不知人间险恶的‘女’子吧。

    龙章无奈的笑笑,“是一个很美好的人。”

    “这么说,她是一个好‘女’人喽?”薄安安知道自己就是钱心,所以,便在网上搜了一些关于钱心的消息,也是在那个时候,她偶然看到网上密密麻麻关于龙章开车撞了人的消息。她一边关注着龙章案子的进展,一边讲所有有关钱心的新闻翻了一个遍。

    结果……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