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入门>炒股小说>操盘手札记> 操盘手札记【2716】喜欢算计人心

操盘手札记【2716】喜欢算计人心

    第二天。

    李妈拿着一张报纸匆匆的跑回老宅。

    随即传来季母不悦的声音,“我不是让你出去买菜,怎么还没五分钟就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了?”

    “夫人……夫人报纸……”

    李妈气喘吁吁的说着,还不忘将报纸塞在季母的怀里。

    “搞什么?”

    季母有些含糊。

    李妈捂着自己的胸口,语调不变的说着,“报纸……”

    季母依旧注视着李妈,疑惑道,“报纸有什么问题吗?”

    “快看……”

    李妈倒了一杯水大口大口的喝着。

    季母打开报纸,认真的翻阅着。

    下一秒,视线直勾勾的盯在某处。

    一条劲爆的消息瞬间映在自己眼帘:季非离残害自己的孩子,张曦为爱殉情!

    接着后面曝光很多照片。

    她的脸色瞬间拉拢下来,抬眸看着李妈追问道,“这张报纸是从哪里拿的?”

    “我……”李妈犹豫了下,接着回答,“这是我从路捡的。”

    “捡的?”

    季母追问道。

    李妈被季母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只好如实回答,“这是我买菜时有人塞在我的怀里的。”

    “你说什么?”

    “这是有人塞在我怀里的。”

    季母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人坐在沙发耐心的思考着。

    有人故意塞的?

    这是巧合还是故意而为之?

    究竟是什么人要如此处心积虑?

    突然,脑海里出现一个身影,难道是她?

    眼下,估计也只有她一个人跟自己过意不去。

    可是,她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打败季家?还是说这所有的一切是一场圈套。

    李妈看着心不在焉的季母轻声唤道,“夫人……”

    “你先去忙吧。”

    季母声音颇为复杂。

    “好。”李妈应了一声,转身离开的时候视线落在一个身影,礼貌性的喊了声,“老爷……”

    “你去忙吧。”

    季父吩咐道。

    季母看着季父坐在一旁,将手机的报纸递在季父的面前,“你看看这个!”

    季父接过,“这是什么?”

    季母没有直接回答季父的问题,“你看过就知道了。”

    几分钟后,季父将报纸摔在一旁,语调严厉的说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也是刚刚才得知的消息。”季母认真的思索着,“这一定是他们的阴谋。”

    “不管怎样,我们季家现在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季父有些头疼,“接下来要尽快平息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他们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既然他们想拿这件事情来打压我们季家,那我们就要找出证明我们清白的证据。”季母突然想起来,认真的说着,“我清楚的记得,昨天离开的时候我们压根就没有碰到她,可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明眼人都能想明白的事情,你难道不清楚吗?”

    季父微微皱了下眉,心知肚明的说着。

    季母犹豫了下,接着再道,“一群贱人!”

    说完,视线突然落在季非离和安琪的身,“你们给我过来!”

    季非离走在季母的身边,勾唇笑着,“我和琪琪着急忙公司的事情,请问您是有什么交代

    吗?”

    “看来你们并不知情此事?”

    “我们昨天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

    季母将报纸摔在季非离的面前,“你好好给我看看这个,然后给我一个解释。”

    季非离捡起报纸,认真的看着。

    好长一段时间,季母开口再道,“这个你怎么向我解释?”

    季非离爽快的说着,“这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安琪听着糊涂,一把夺去季非离手中的报纸,接着再道,“什么栽赃陷害?”

    季母问道,“难道她为了陷害你故意跑在医院顶楼拍个跳楼的照片来刺激你?甚至想要让你为她负责?”

    季非离暗暗皱了下眉,依旧保持原有的态度,“我心里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

    季母实在有些头疼,只好将这件事情塞给季非离,“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们就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万万不能因为这些而影响到我们季家的名声。”

    “我明白。”

    季非离点头。

    而站在一旁的安琪久久不能回神。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张曦的手段。

    也只有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相爱。

    她沉默了片刻,接着再道,“他们口口声声说是季非离残害自己的孩子,可那个孩子压根就不是他的!”

    季母几乎没有想,就直接开口说道,“事情没有绝对的保证,毕竟他们在一起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所以你有再多的不满也无济于事。”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们待在这里等我的消息,我现在就去医院探探情况。”

    季非离说完,就欲朝门口走去。

    “等等我!”安琪的心里实在有些担忧,急忙前挽着季非离的胳膊,“我跟你一起去。”

    “你还是耐心在家里等我吧!”季非离冲着安琪笑了笑。

    “夫妻本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安琪知道,此次前去必定是一场血雨风波。

    可即便如此,她也要让所有的人知道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拆散的!

    季非离叮嘱道,“一切听从我的安排!”

    安琪点头答应,“好。”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肩并肩一起离开。

    半小时后,他们顺利抵达医院门口。

    刚下车,季非离就眼尖似的发现记者在医院徘徊着。

    他拉着安琪躲在一角,认真的观察着的周围环境。

    安琪不敢乱动,压低声音说道,“我们现在这样就和小偷一样。”

    季非离看着身边有人出没,轻声道,“别说话!

    安琪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原地耐心的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季非离的声音,“你跟紧我,我们现在就想办法闯进大厅。”

    “那么多人,我们能进去吗?”安琪神色担忧。

    “相信我!”

    季非离拉起安琪的手,毫不犹豫的朝某个地方走去。

    这一路,安琪的的心脏不停的加速。

    他们越过重重关卡,直到来到张曦的病房才停下脚步。

    季非离察觉到不对,摁下扶手,就欲闯了进去。

    “你们是谁?”

    病房内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安琪想都不想,双手叉腰的逼

    在张曦的面前,“张小姐,才一天没见,你就给我们闯出这么大的幺蛾子,请问你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张曦咬牙问道,“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

    安琪将报纸扔在张曦的面前,“现在张大小姐把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你该不会还想在我们面前装傻吧?”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难道要我一字一句的给你念出来吗?”

    安琪的声音里压制着满满的不悦。

    张曦毫不在乎的说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安琪双手紧握,语调凝重的问道,“你在我们面前装傻好玩吗?”

    “这里不欢迎你们!”

    张曦斜过身体,不再去看他们。

    季非离忍不出插了一句话,“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还怕人说吗?”

    他本能意识的将安琪护在身后,接着再道,“既然你有意这样做,那你不防说出自己的目的。”

    “明明是你害我流产,甚至还让人挑唆我去跳楼,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张曦拼尽全力嘶喊着。

    这一刻,她恨不得将季非离碎尸万段。

    她不愿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为自己讨个公道。

    安琪没有反驳,反而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呵呵……”

    “你笑什么?”

    张曦好奇。

    “笑某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如此不择手段,而且还想法设法的想要置我们与死地,这难道就是张大小姐最大的优势吗?”

    季非离的声音里透着嘲讽。

    “季、非、离……”张曦咬牙切齿的说着。

    “这是我的男人,请张小姐不要叫的这么顺口。”安琪大张旗鼓的挽着季非离的胳膊,咬牙说道。

    “可你也别忘记,他曾经跟我有过一夜情,所以我也是他的女人。”

    张曦再次开口的时候,嘴角渐渐的扬起了一抹邪意的笑容。

    安琪忍着心里的怒火,“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发生了一切,甚至还说那个孩子是她的,可是你有想过事情终有一天会爆露吗?”

    “这些我都不在乎!大不了鱼死网破而已。”

    在张曦的心里,早已做好了牺牲的想法。

    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想法。

    季非离忍不住低吼出声,“张曦你一人死了不要紧,但是请你别把我们牵扯进去。”

    “我张曦死都要拉几个垫背,不然的话岂不是更加便宜了你们。”张曦的声音充满了不满。

    “说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事实本就是如此,是你们一把将我推倒,所以才会导致孩子离开我,这一切都是白你们所赐!”张曦带着沉重的心情再道,“我现在所承受的一切,我都要让你们加倍奉还。”

    “张曦,你究竟安得什么心?”

    “我要让你们身败名裂!”

    张曦眼尖的发现身后的记者,故意佯装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求求你们,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你们已经让我失去了孩子,难道这一切还不够吗?还是让我舍掉这条命你们才肯甘心?”

    安琪蓦然睁大双眼。

    她的态度怎么好端端的来了七十二度大转弯。

    她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又在算计什么吗?

    还是说身后有人?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