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入门>炒股小说>操盘手札记> 【1755】凭什么是她?

【1755】凭什么是她?

    季非离推开门,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

    打开灯看见安琪坐在窗前,眼中掠过一丝心疼。

    走在她的身边,环住她的腰,说道,“生气了?”

    安琪的视线依旧看着窗外,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

    “别生气了,都怪我,可是爸毕竟是公司的董事长,我又不能违抗。”季非离的语调里有些沉重。

    安琪松开季非离的手,回眸看着他,语调明显有些不悦:“集团的合作案了,为什么我们就要眼睁睁的拱手让给顾恩恩。”

    季非离沉默在原地,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也很闹心啊。

    安琪大胆的问道:“难道,在你的心里还爱着顾恩恩?”

    季非离的喉咙里透着浓浓的爱意回答着,“我对你的爱是真的,我的心里只有你也是真的。”

    “我不信!”

    安琪生气的扭过头,没有在看季非离一眼。

    她明明是生气,可是被她柔柔的从嘴里说出来,确是撒娇的味道。

    季非离再次搂住安琪的腰,将下颚搁在她的肩膀上,“我爱你的心天地可鉴,这辈子我的心里只有你。”

    “真的吗?”安琪读着红唇气鼓鼓的问道。

    季非离没有说话,只是乖乖的点点头。

    就这样他们沉静在安静的气氛中。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传在他们的耳朵里。

    季非离拿起手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又匆匆挂断。

    安琪看着他那愁眉不展的样子,关心的问着,“怎么了?”

    “顾恩恩明天到公司报道,集团的合作案。”

    “这么快,难道这个项目注定与我无缘吗?可是我是真的想帮你分担一些事情,可是没想到……”

    安琪的话欲言又止的看着面前的季非离。

    “我知道你是好心想帮我分担工作,这样也好,你就可以每天继续逛街了,我不想看着你太累。”季非离看着安琪失落的样子,微微皱了下眉头。

    安琪心一凛,急忙骗过视线说道,“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只是一个会逛街花你钱的女人吗?”

    季非离解释道,“不是,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让你早九晚五的工作,我的钱任由你挥霍,我绝不会有二话。”

    “我都懂,可是我不想让他们以为我就是一个随意挥霍你钱的女人。”安琪顿了顿,然后说着,“我更加不想被顾恩恩压下去,我想比她强。”

    季非离有些心疼:“可是,那样做你就会太累。”

    “顾恩恩她样样比我强,凭什么广告案就可以让给她,她又不是季氏的员工,还说我没有这个权利,她又有何权利?”安琪咬咬牙,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挤了出来,随后将身体靠在了沙发上,双手抱胸的说着,“她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狐狸精,别以为有护身符就可以为非作歹。”

    “我不想因为她而影响你我之间的感情。”季非离强势性的将安琪拦在自己的怀里。

    “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顾恩恩骑在我的头上,你不帮我,那我就只能替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话落,安琪左思右想。

    脑海里闪过上百种画面,终于最后锁在了一个画面。

    嘴角勾起一抹邪意的笑容。

    季非离的心里有些不安,“你要做什么?”

    “这你就别管了,你只管站在一旁配合我演好这出戏就行了。”安琪的视线看着一个方向没有动,咬咬牙,冷声道,“我安琪这辈子最气不过的就是别人抢走我的东西,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好了,我看你晚饭也没吃多少,想吃什么,我一会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

    “我不吃,气都气饱了,哪还有心情吃饭。”安琪离开了季非离的胸膛,直接朝床上走去,“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场仗要打。”

    季非离刚想说话,却见安琪已经钻在被子里,无奈的摇摇头躺在她的身边。

    听着她那均匀的呼吸声,渐渐的进入梦乡。

    翌日。

    安琪早早的起床穿了一件睡衣便急急忙忙的朝大厅走去。

    恰巧碰见顾恩恩下楼,她做了一个令人害怕的举动。

    下一秒,她的手朝顾恩恩的身上推去。

    可是不料,她看向了自己,手里的动作停止下来。

    “怎么?你难道想把我从这里推下去吗?安琪,你的心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歹毒了?”

    “我变成这样都是被你逼的。”安琪一字一句清楚的说完这句话。

    呵……

    顾恩恩的唇角向一侧勾起,眼神里透着绝望。

    其实应该说,她一次一次的被陷害,就已经对安琪绝望了。

    看着自己最好的闺蜜抢走自己的曾经最爱的男人,如今又屡屡争对自己,她就已经彻底的看清了。

    没想到这次竟然还想吧自己推下楼梯,现在想起来,浑身都毛骨悚然。

    “集团的项目让给我,这是我从文晓于身上抢过来的,所以你无权插手。”安琪的声音里押韵着满满的愤怒。

    “既然你想要,你就尽管拿去好了,不过,置于这个项目昨晚想必你已经听清楚了,不是我书哦让给你就让给你了,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有什么意见你直接去问爸。”

    顾恩恩冷冷的抛出一长串话便直接朝餐厅走去。

    安琪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就连指甲嵌在肉里她都毫无知觉。

    她嘴里呢喃着,“想拿老头压我,克制我不吃你那一套,我们走着瞧。”

    她看着这个计划失败便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看到季非凡不在,脑海里闪过下一个计划。

    端着冒热气的牛奶朝顾恩恩的身边递去,“恩恩,刚刚是我的不对,我说话太过于激动,请你原谅我。”

    顾恩恩心里好奇,安琪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

    带着好奇心回头,接下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

    啊。

    安琪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一杯热牛奶洒在她的身上,手腕被烫的发红,她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念在我们朋友这么多年的份上真心诚意的向你道歉,你却将牛奶撒在我的身上,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大可以明说,不必想着法子来欺负我。”

    她努力从眼眶里挤出泪水,一副受害者的表情看着她。

    “我没有,明明是你将牛奶撒在自己的身上,你为什么要陷害我?”顾恩恩顿时变得不知所措,渐渐的调整好自己的情趣,“还是说刚刚没有将我从楼梯上推下来所以就换着法来陷害我。”

    “明明就是你把牛奶撒在我的身边,现在却反咬我一口,看来你很是撒费苦心。”

    “你撒谎!”

    季非凡的声音清脆而又响亮的传在他们的耳边,“我亲眼看到是你把牛奶撒在自己的身上。”

    他大步的走在安琪的面前,“你为什么要陷害我的女人。”

    “明明是她……”

    安琪一时之间变得手无寸铁,但还是没有丝毫的胆怯。

    “我季非凡的女人不是你随意可以欺负的,我也不会再允许有人欺负她。”季非离拉着顾恩恩手坐在餐桌上,拿起三明治递在她的手里,“吃完饭好去公司报道,第一次千万不可以迟到。”

    随后又传来碎碎念念的脚步声,她好像在寻找着救命稻草一般的回眸。

    看见季非离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冲在她的怀里,恶人先告状,“他们都欺负我,明明是顾恩恩将热牛奶洒在我的身上,却说是我自己撒的,你一定要帮我评评理。”

    她伸出自己已经被唐红的手腕,委屈的说着,“你看,都红了。”

    季非离的双眸里带着满满的心疼,拉着安琪的手大步的走在他们的面前,质问道,“她的手势怎么回事。”

    “我听不懂你在什么。”季非凡依旧垂着双眸吃着自己的早餐,毫不犹豫的丢下一句话。

    顾恩恩看着季非凡为自己撑腰,心里不由的感动了下。

    “我不是在问你,我在问你身边的女人。”季非离的视线转移在了顾恩恩的身上。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去问你安琪喽。”顾恩恩故装轻松的笑着说。

    安琪继续给季非离打油添醋,“集团的合作案交给她,可是她却逼着我现在就去,一气之下,她还想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还好反应快,及时抓住了扶手,不然我现在就已经躺在医院里了,甚至有可能都要变成植物人了。”

    她吸了一口气,再道,“我念在我们朋友的份上没有和她计较跟她认错,不料她却将热牛奶洒在我的身上。”

    “真的是这样吗?”

    “嗯。”安琪使劲的点点头。

    看着季非离已经上钩,心里暗自偷笑。

    季非凡无奈的摇了摇头,嘲讽道,“我看你就是天生的演员坯子,不去当演员可真是可惜。”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顾恩恩没有多余的解释,她也不想解释,面对季非离对安琪的已在袒护,她觉得很可笑。

    她在路过他们的面前,不料手背紧紧的抓住。

    顿时让她停下了脚步,“想走,没门。”

    “放开我!”

    顾恩恩拼命的挣扎着,可是依旧没有睁开她的手掌。

    “你们难道是耳朵聋了,没有听见让你们放开吗?”季非凡起身,一把甩开安琪的手,将顾恩恩紧紧的拥在怀里,“她有没有弄疼你?”

    顾恩恩摇头,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

    季非凡将她的手腕拿在自己的手里看了一眼。

    看着那白晢的皮肤上已经微微泛红的样子,犀利的眼神瞪着安琪。

股票入门网是专门提供股民学习股票知识的网站,提供新手快速股票入门基础知识,炒股入门知识,K线图解技巧,技术指标,股票书籍,股票软件下载,股票入门学习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