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入门>股票行情>个股点评>同仁堂> 历史渊源难辨,天津同仁堂和北京同仁堂傻傻分

历史渊源难辨,天津同仁堂和北京同仁堂傻傻分

炒股入门 同仁堂 2021年03月23日 北京同仁堂
历史渊源难辨,天津同仁堂和北京同仁堂傻傻分不清?

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司同仁堂同样属于医药制造业,公司全称为“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同仁堂”)”,主业是加工、制造中成药、经营中西药品。
 
虽都有“同仁堂”之名,但北京同仁堂与天津同仁堂并无直接关联关系。早在挂牌新三板时天津同仁堂称,公司与北京同仁堂不存在投资或其他经营关系。
 
根据公开资料,北京同仁堂由乐氏家族创立于清代。清末,乐家女婿张益堂将自家“张家药铺”更名为天津同仁堂,冒用同仁堂名号。民国期间,北京同仁堂在天津立案,状告天津同仁堂侵权,天津方面败诉。不过,天津同仁堂这一名号却保留了下来。
 
除了名字的差别之外,两家公司也有不同的市场地位。北京同仁堂的大股东是北京市国资委,而天津同仁堂则归张彦森家族所有
 
与老牌药企天士力分手后,中华老字号天津同仁堂结盟国内另一医药巨头。
 
 
3月22日晚间,健康元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丽珠集团(000513.SZ)将使用自有资金人民币7.24亿元受让天津天士力(以下称“天士力”,600535.SH)所持有的天津同仁堂4400万股股份,占天津同仁堂股份总数的40%。
 
据悉,天津同仁堂由控股股东个人持股41%,天士力持股40%,此次出让的股权,也是天士力所持有的天津同仁堂全部股权。
 
天津同仁堂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自2015年底挂牌新三板以来,天津同仁堂业绩持续实现增长,2020年营收超过8亿元,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增长6.70%。当前,天津同仁堂正在谋划创业板上市,同为国内老牌中药企业的天士力为何选择此时出让天津同仁堂?
 
香颂资本董事长沈萌3月22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天士力与天津同仁堂的核心业务均为中药的生产和销售,如果前者不转让股份,那么后者上市后可能将涉及同业竞争问题,而丽珠集团的主业并不是中药。
 
同日,汇信资本总经理李朝伟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天士力聚焦现代中药和生物药,卖掉传统中药或是其战略布局。”
历史渊源难辨,天津同仁堂和北京同仁堂傻傻分不清?
为何买?为何卖?
 
丽珠集团是国内老牌制药企业之一,发展初期即形成制剂(中药+化药+生物制品)、原料药和诊断试剂多点发展的业务格局。
 
在丽珠集团看来,天津同仁堂或是一个不错的标的
 
沈萌对时代财经表示,“中医药虽然常受争议,但确实属于世界医药领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近年来国家对中医中药的重视,未来中医中药的发展潜力巨大。”
 
根据公开资料,天津同仁堂拥有肾炎康复片、血府逐瘀胶囊和脉管复康片等多个热销产品以及“天津同仁堂”、“宏仁堂”两个中华老字号品牌,旗下“太阳”和“红花”商标更是国家工商总局认定的中国驰名商标。
 
手握多个独家中药剂型和品牌,其业绩也较为亮眼。据天津同仁堂近3年财务数据,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的营收分别为6.66亿元、7.44亿元、8.18亿元,利润分别为1.77亿元、1.85亿元、1.61亿元。截至到2020年12月31日,天津同仁堂资产总额为9.49亿元,负债总额为2.85亿元,净资产达到6.65亿元。
 
健康元在公告中提到,天津同仁堂经营业绩稳健,产品独特且具有发展潜力,本次交易完成后,丽珠集团不仅可在中药业务发展方面与天津同仁堂进行一定的协同,还可通过其现金分红或首次公开募股上市等方式实现相应的投资收益。
 
沈萌表示,天津同仁堂近两年的净利都保持在1.5亿上下,而转让估值大概是18亿多,市盈率仅12倍,对标创业板属于很低的水平。
 
相比之下,天士力却选择在此时将其卖掉。
 
沈萌认为,天士力和天津同仁堂存在明显同业竞争,例如两公司的主营中药产品复方丹参滴丸和血府逐瘀胶囊在治疗范围上就极为类似。“丽珠集团官网的自己介绍是原料药、化学药、中成药、生物药、生化药,没有明确提到中药,虽然其有中药事业部或研发平台,但是中药不属于主要业务或产品线。”
 
而在此之前,天士力已剥离了旗下的医药商业资产。2020年6月12日,天士力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其间接控制的6家合伙企业以14.89亿元拟向重庆医药出售天士营销99.9448%股权。
 
再度宣布启动IPO
 
2015年年底,天津同仁堂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挂牌。
 
不过,挂牌新三板以来,天津同仁堂未进行过定增融资,在二级市场交易也并不活跃。
 
沈萌表示,“新三板由于流动性不足、投资者门槛高,因此基本失去融资和交易的功能。相反,目前A股对医药科技板块的关注度很高。”
 
今年3月9日,天津同仁堂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拟在创业板上市。
 
不过,天津同仁堂A股上市计划并不顺利。早在2016年12月,天津同仁堂已经公开了IPO计划,并于2018年4月在证监会官网预披露了招股申报稿,公司计划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但在IPO排队两年七个多月后,天津同仁堂却突然宣布撤回IPO申请,原因是公司“调整上市计划”。
 
据招股书,天津同仁堂发行的保荐机构是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原拟发行不超过3667万股,拟募集资金7.04亿元,其中4.22亿元用于重点品种中成药生产建设项目,1.41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6450.00万元用于管理信息系统建设项目,5506.60万元用于营销网络扩建项目,22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若天津同仁堂此次顺利登陆创业板,或将与另一个“同仁堂”正面交锋
 
退市后,狗不理再遇口碑危机
 
相较于再度创业板上市的天津同仁堂,拥有同一个实控人且被称为“天津三绝”之一的中华老字号狗不理却已于去年5月从新三板摘牌。
 
挂牌新三板期间,狗不理未进行过定增融资,也未在全国股转系统出现过成交。
 
资料显示,2005年,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以1.06亿元,竞拍取得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国有产权,和其对子公司所持股权。经过改制及股权转让后,张彦森成为狗不理的实控人。
 
2019年年报显示,狗不理仅有2名股东,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99%,高桂琴持股1%,而张彦森直接持有狗不理集团60.99%的股权,为狗不理集团第一大股东;高桂琴直接持有狗不理集团10%的股权。张彦森、高桂琴以其合计直接持有狗不理集团70.99%有表决权的股份,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财报显示,狗不理自2015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以来,业绩持续增长,营收从2015年的8948万增长至2019年的1.55亿,净利润从601万增长至2424万。
 
虽然业绩不错,但是近几年,狗不理的口碑不断遭遇危机。
 
2020年9月,一名博主的一条探访狗不理包子(王府井总店)的视频因为吐槽了狗不理名不副实,被狗不理公司以“侵犯公司名誉”为由报警,还要追究相关人士的法律责任。由此引起网友对狗不理的舆论声讨 ,不少网友在该博主的视频下评论,吐槽狗不理包子“又贵又难吃”,该视频的播放量也因此飙升,影响力进一步扩散
 
此外,据媒体2018年的报道称,狗不理集团最近10年不仅生意清冷,且频繁关店。据不完全统计,狗不理集团成立以来共注销过15家子公司,其中有11家是在2019年-2021年期间被注销。注销理由均为决议解散。
股票入门网是专门提供股民学习股票知识的网站,提供新手快速股票入门基础知识,炒股入门知识,K线图解技巧,技术指标,股票书籍,股票软件下载,股票入门学习视频
标签: 北京同仁堂